<tonyz moc>白桦树,郁金香和剑 ChinaLUG丰衣足食

tonyZhang 6月前 651




(一)

    阳光明媚的四月,春风吹过树叶,发出一阵沙沙声。
    鲁安把一柄短剑用油布包好,埋在土里,转身坐了下来,躺在草地上,美丽的郁金香零散地开在身边。
    不远处有两棵白桦树,再远些,高耸的磨坊风车在微风下发出慢悠悠的嘎吱嘎吱声。

    这是鲁安回来后的第一个春天。


(二)

    这里是鲁安和爷爷的家。
    小时候,鲁安喜欢看着爷爷弯着腰在田里劳作,太阳一到正午,鲁安就把早已准备好的水壶和毛巾递上去,爷爷总是笑呵呵地接过:“小安真乖!”

    鲁安最喜欢田地里泥土被翻动过后的气味,这里有爷爷的味道。


(三)

    再长大些,鲁安可以下地和爷爷一起劳作了。播种,浇灌,收割,再送去邻家阿春婆婆的磨坊磨面。 鲁安最喜欢听石磨轱辘轱辘转的声音了,爷爷说那是粮食的声音,听了心里踏实!

    那一年春天,鲁安和爷爷在屋后一起种下了两棵白桦树,一棵高一些,是爷爷,另一棵小小的,是鲁安。


(四)

    再后来呀,鲁安长得比爷爷都高了。壮实的小伙子天天在田里劳作,皮肤被太阳晒成了古铜色。鲁安最喜欢听村头石匠的女儿小郁唱歌,小郁的脸蛋俊俏漂亮,像郁金香一样美丽,小郁的歌声婉转悠扬,像夜莺一般动听。
    可是石匠并不喜欢鲁安。石匠想把小郁嫁给城里一位年轻的军队士官。

    在动乱的年代,只有刀和剑,才是最好的保护。


(五)

   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。据说白狼帝国又向红狮帝国发动了战争,很多粮食都被军队征走了。村里形势和那年的气温一样很严峻,很多人开始收拾家当准备往深山里逃,因为强制征兵令很快就要来了。
    鲁安想去参军。

    爷爷没有应答,烛光映在爷爷苍老的脸上忽明忽暗。沉默了很久之后,爷爷终于转身从内屋里取出一柄短剑,交给了鲁安。


(六)

    鲁安知道,爷爷以前当过兵。打过胜仗,也打过败仗。最惨烈的一次战役,一个两千人的军团,只剩下二十三人。

    “爷爷是战斗英雄么?”

    爷爷并没有回答。

    鲁安不知道的是,爷爷是逃回家乡的。在一次突袭行动后,爷爷所在军队偷袭并屠杀了红狮帝国的整整一个村庄。眼看着刀剑砍向无辜的老人,女人甚至孩子,爷爷受不住了。


(七)

    这是鲁安很久以后才从阿春婆婆的口中得知的。
    这时候,鲁安已经从军七年,是一名百夫长了。

    七年来,鲁安随白狼大军南征北战,击杀过无数个红狮帝国的边境城市,而白狼帝国的边境村庄也遭到了红狮帝国的报复性反击,包括鲁安所在的村庄。


(八)

    战争结束了,鲁安回家了。
    爷爷留下的房子,早已破败不堪。倒是那两棵白桦树,已经长得快到屋顶了。
    附近草地里长满了郁金香,红的,蓝的,黄的,异常美丽。鲁安想起了,这是自己很久以前为了一个叫“小郁”的姑娘种下的。

  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小郁早已在战火中不知所终,只有这漫山遍野的郁金香,在春风里低声诉说着一场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爱情。


(九)

    很多年前的一个池塘边。

    一名高高瘦瘦的老兵在一棵树下捡起了一个啼哭的婴儿,看了看四周,想了下,把上衣脱下来盖在冻得通红的婴儿身上。
    “就叫你鲁安吧!”


==========



白狼帝国村庄一角。



“爷爷,以后我要长得比白桦树还高!”



粮仓门口种满了郁金香。

“小郁妹妹可喜欢了!”



阿春婆婆的风车磨坊仿佛永远都在嘎吱嘎吱地一圈圈转着,就像阿春婆婆脸上的皱纹一样数也数不完。



风车设置了可动石磨,转动开关后,风车转动,石磨就开始工作了。

(忘了怎么发视频,不过这个机关比较简单,应该都能看懂)


池塘边,小树下,鲁安听爷爷讲以前的故事。



郁金香种的越来越多了,爷爷看着鲁安不说话,只是呵呵笑。


小鲁安第一次跟爷爷去田里劳作时,爷爷一弯腰就看不到了,鲁安急得哇哇哭,只见爷爷一起身,鲁安乐了,爷爷又出现啦。



劳作归来的路上,鲁安老远就望见了那两棵白桦树,看到树了,家就到啦!




==========


后记:

    喜欢这种简单清新的建筑,喜欢这种娓娓道来的自在。

    moc是上月末就基本完工的,今天傍晚写的短文。写得时候,窗外一直春雨绵绵,脑海里不知为何一直忍不住在自动循环播放朴树的白桦林,还有唐磊的丁香花。

    入坑乐高已有两三年了,很欣慰自己能有一件如此纯粹的爱好,将内心的一个个小世界通过一块块砖而实体化在眼前,实属人生一大乐趣。

    希望每个玩家都能尽情享受乐高带来的简单快乐。


你看那,漫山遍野,

你還覺得孤單嗎?


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